RESPONSIVE LEADERBOARD AD AREA
商讯经济

福建医疗腐败案:医药代表称药价50%用于公关

car2

原标题:漳州查处医疗腐败窝案 平和县九成医生均涉案  成本不足1元的“克林霉素膦酸酯注射液”,零售价却为11.5元。采购要过好几道关,药价的50%竟然都是“公关费”。市直区县73家医院,包括

原标题:漳州查处医疗腐败窝案 平和县九成医生均涉案

  成本不足1元的“克林霉素膦酸酯注射液”,零售价却为11.5元。采购要过好几道关,药价的50%竟然都是“公关费”。市直区县73家医院,包括全部22家二级以上医院100%涉案,漳州近期查处的医疗购销领域腐败窝案中,医生退赃金额达2049万元。

  涉案医院

  全市1088名医务人员、133名行政管理人员、22家二级以上医院全部涉案

  医生退赃

  总金额达2049万元

  50%

  采购要过N道坎 药价一半用于公关

  今年40岁的周某是一名“资深”医药代表,2006年底开始在福建漳浦县等地一些医院及乡镇卫生院推销药品,至去年年底,她的销售额达到375万元,涉嫌行贿金额近百万元。

  “每一关都需要‘公关’”。为计算各个医生的“工作量”,周某买通了医院的统方员,每月按各科室医生开具的药品计算提成,统方员按每盒或每瓶0.5元收取好处费。为此,医生开高价药、大剂量药的积极性很高。

  据被查处的医药代表交代:“药厂生产的某一药品到患者手中要经过4关:通过招投标进入省一级药品集中采购目录,再进入地市一级卫生管理部门的药品目录,然后,医院采购该药品,科室医生在诊疗时使用该药品。”

   医药销售区域经理卓某等人表示:“要确保药品进入省级药品集中采购目录,一些厂家或药品经营企业负责对组织招投标人员行贿,并通过围标、串标等手段确保 中标;进入省级药品集中采购目录后,为了入围地市一级确标的药品目录以及医院采购该药品,地区一级的医药代表要负责‘搞定’卫生、药监和医院相关负责 人。”

  然而,进入中标目录仅是第一步,一些被查处医药代表交代:“药厂之间竞争很激烈,即使中标,医生在诊疗时仍可开不同的药品,这就还需要‘再公关’。”

   调查显示,药品生产企业给经销商的“营销”费用一般是药品中标价的50%左右,区域经理一般将其中15%左右用于“公关”当地卫生、药监等部门相关人 员,将其中30%左右给予二级代理及下线业务员,这些下线人员负责“公关”各家医院,给医院负责人及科室医生的“好处费”占其中25%左右。

20%

  定价缺陷大 成本仅占药价1/5

  据医药代表供述:“药品价格构成比例中,成本价往往不到20%。”

  漳州市卫生局医疗机构药品管理办公室负责人说:“药品的成本主要是由参加招投标的企业自行报价,只要其报价不高于该企业在其他省份的中标价就行。”

  蔡某是一名医药代表,他介绍说,其推销的“克林霉素膦酸酯注射液”(2ml×0.3克),每支成本价不足1元,医院采购价为10元,零售价却为11.5元。

  漳州市纪委提出,医药代表送回扣,腐蚀拉拢卫生、医药主管部门负责人和医院医护人员早已是公开的秘密。近年来,医疗购销领域腐败案件呈现多发态势,暴露出这一领域诸多问题,光靠案件查处难以治本。

  漳州市纪委相关负责人提出,案件反映出药品价格形成机制存在重大缺陷,药品定价是由药厂说了算,而药厂为了使自己生产的药品能较好地销售,往往给商家在药品流通环节留下较高的利润空间,导致药价虚高。

  当前,尽管药品、医疗器械采购采用公开招投标程序,但由于药厂、药品经营企业、医药代表和个别卫生行政管理部门相关负责人等结成利益共同体,围标、串标等行为时有发生,招投标在一些地区不但没有降低药价,反而多了权力寻租空间。

  该负责人说:“羊毛出在羊身上,这些‘公关’成本最终由患者和国家医疗投入资金‘买单’。”

  100%

  22家二级以上医院全部涉案

  从漳州查获的案件看,医疗购销领域腐败滋生于药品生产供应、采购、配送、医生诊疗用药各个环节,漳州市1088名医务人员、133名行政管理人员、二级以上医院全部涉案。

  “整治回扣药老百姓能得实惠,过度诊疗也能有效控制。”漳州平和县纪委书记张娇兴说,“全县九成医生涉案,而查处医疗购销领域腐败后,县里医院诊疗费用一个月就下降300多万元。”

  一些专家指出,如果不能建立起一种科学、合理的对医疗机构的补偿机制,就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以药养医的问题,仅仅通过行政命令手段,包括药品集中招标来解决药价虚高问题,即使取得一些成效,也只是暂时的。

  有关部门应在科学合理地评估药品生产、销售、研制等成本基础上,按“药品差比定价规则”,挤干药品定价中的水分。

  (据新华社“新华视点”)

新闻链接

  回扣清单明码标价

  据新华社福州7月22日新媒体专电 药价虚高尽人皆知,但里边的“猫腻”究竟有多大?

   今年40岁的周某是一名“资深”医药代表,2006年底开始在福建漳浦县等地一些医院及乡镇卫生院推销药品,至去年年底,她的销售额达到375万元,涉 嫌行贿金额近百万元。在周某看来,生产企业、医药代表、代理商、医院、医生,环环相扣,很难说清谁是医药腐败之源。药价虚高,是各方合力“推”上去的。

  2011年12月,周某在漳浦县中医院内科、外科、骨科、儿科、妇产科、五官科及门诊联系“医药业务”,她代理销售28种药品,每一种药品的回扣都是“明码标价”,例如:

  奥拉西坦粉针:2011年12月起在漳浦县中医院销售,神经用药,每支价格56.8元,平均每月销售1000支左右,至2012年12月,共销售13000支,营业额73.84万元,医生每支提成12元,从中可以得到15.6万元回扣,周某赚了5.8万元。

  前列地尔注射液:每支68元,2012年3月至12月,平均每个月用300支,营业额20.4万元,一支回扣14元,医生可以拿4.2万元回扣,统方员可以拿1500元好处费,周某拿了1.8万元。

  胸腺五肽粉针剂:每支65元,2012年3月至12月,平均每月用量200支,营业额约13万元,一支回扣14元,医生从中可以拿到2.8万元回扣,统方员可以拿到1000元好处费,周某赚了1万元……

   药品回扣在医院零售价中所占的比重过大,表明医院的经营价值取向发生严重错位。专家表示,公立医院本来是非营利性医疗机构,但由于政府的补偿机制不到 位,医院已经习惯靠药品支撑经营和开销。有的医院药品收入几乎占到业务总收入的一半甚至更多。以药养医,依然是不少医院的畸形生存的“生命线”。

RESPONSIVE AD AREA

涓涓评论评论

匿名发表

Most Popular

RESPONSIVE LEADERBOARD AD AREA
To Top